Voc轻语

闭关

忘川

半夜吸天启!终于又吃到天启投喂的小糖糖【?】了,嗷!

草莓冰糖水:

*主修因,少量柱斑
*我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瞎几把玩意儿😭


“要走了吗?”宇智波斑虚弱地躺在地上,视线渐渐变得模糊,眼眶被炽热的液体浸湿,光线透过视网膜,却只留下了支离破碎的残影。他的呼吸越来越弱,眼皮也变得十分沉重,只说了四个字,就仿佛耗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力气。


“嗯,”千手柱间点头,温声道,“和你一起。”


千手柱间低沉的嗓音传入耳膜的同时,宇智波斑嘴角微勾,慢慢阖上了眼,滚烫的液体顺着眼角滑下,滴在地面,形成了一个点。千手柱间的秽土之身散发出金色光芒,身体开始剥离成碎片化为粉末,但他不以为意,只是低头温柔地注视着宇智波斑。通红的眼酸涩无比,沉重的热泪呛在眼底,终是受不住重力的牵引,下一秒便夺眶而出,滴在宇智波斑的手臂上,溅起微小的水花。


千手柱间的灵魂逐渐脱离身体,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,好像要飞走了似的。与此同时,宇智波斑的灵魂也脱离了身体,漂浮在空中。他看见眼前的千手柱间笑着对他伸出手,做了个口型。宇智波斑微笑着点头,拉住了那只手,与他的灵魂一同消失在天际。


他看懂了,柱间在说,我们走吧。


因陀罗清醒过来时,他正站在忘川河畔,身边是他的弟弟阿修罗,左手传来的某种力度提醒了他,有人正拉着他的手紧握不放。


“哥哥,他们的灵魂与我们分隔开了。”


“嗯。”因陀罗没有挣脱手上的束缚,任由阿修罗这么牵着。


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灵魂脱离了阿修罗与因陀罗,成为了独立的个体,阿修罗与因陀罗也因此保留了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的记忆。


“哥哥,你还恨我吗?”阿修罗的声音有些忐忑,他默默埋下头,不敢去看因陀罗的眼睛。


因陀罗不答,安静地注视着生长在黄泉路两旁的彼岸花,雪白色与血红色的花海纵横交错,宛如为他铺开了一条通往痛苦与悔恨的彷徨之路。他想到了过去,陷入了回忆,曾经的他与阿修罗是多么要好,他是那么温柔地照顾他,爱惜他,保护他……可自从遇见黑绝后,一切都改变了。如今拥有了宇智波斑的记忆,因陀罗更能深刻地体会到被黑绝蛊惑、欺骗、利用、伤害的痛苦懊悔和撕心裂肺。如今发生的一切他都心下了然,他又怎么忍心去仇恨和责怪自己的亲弟弟呢?


“说什么傻话。”过了许久,因陀罗如是答道。


“我全都知道了,”因陀罗继续说,“当年黑绝利用我,挑拨离间,致使我们兄弟反目成仇,骨肉相残,为的是得到轮回眼,复活祖母大人。而我却那么愚蠢,受到他的蛊惑,听信了他的谗言,认为只有杀了你,才能获得更强大的瞳力。”


阿修罗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。


“为了得到力量,我不择手段,杀害了身边亲近的朋友,甚至想要杀了你,杀掉父亲,杀掉身边所有人……只有这样,我才能获得强大的、足以统治世界的力量;只有这样,世界才会拥有永久的和平。”


“可是追求力量的过程中,我给这个世界带来的不是和平,而是永无止境的战争纷乱。从前我对你的爱渐渐转化为了恨,我一心想要除掉你,只是为了得到更强大的力量。那些年来,你不知疲倦地向我提出休战请求,但是每一次都被我狠心拒绝了。”


“像我这样残忍暴戾连自己亲弟弟都想杀害的哥哥,有什么资格恨你呢?一切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听黑绝的话,不该伤害你的,你最该恨的人,是我才对……”


“别说了!哥哥!”阿修罗突然吼道,“这不是你的错!”


因陀罗怔住,难以置信地看着阿修罗。


“这不是……哥哥的错……”阿修罗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,“哥哥追求力量,只是想保护大家罢了。我都明白的。如果父亲能够理解哥哥就好了,如果父亲让哥哥继承忍宗就好了,如果我的力量足够强大能够保护哥哥就好了……”


“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哥哥,因为我一直相信你是个善良的人,你非常的优秀,什么都能独立完成,也拥有比我强大的力量。以前和小白一起救我的时候,哥哥就很温柔可靠,而我一直都相信你的心和那时一样,不曾变过。”


“哥哥,你是我唯一的亲人。我不愿意伤害你,也从来没有恨过你,我只想与你重修旧好,一生一世陪在你身边。”


“说什么傻话,”温热的液体打湿了眼眶,因陀罗的嘴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,心窝暖暖的,像是有人在那里点燃了一根蜡烛,他笑着哽咽道,“我们早就死了,哪还有什么一生一世。”


阿修罗看见因陀罗露出了笑容,他那颗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了。阿修罗伸手拭去因陀罗眼角的泪,轻轻地抚摸他的脸颊。


“哥哥,前面就是奈何桥了,我们一起走过去好吗?”


“好。”


阿修罗牵着因陀罗的手,两人一起踏上奈何桥。奈何桥下几千丈,云雾缠绕,等待来生是什么道,谁也不知。奈何前世的离别,奈何今生的相见,无奈来世的重逢。桥下的忘川河水是一片血黄色,那里孤魂野鬼,虫蛇满布,腥风扑面。


奈何桥的彼岸有一座望乡台,阿修罗和因陀罗走到望乡台时,遇见了一位卖汤药的老妇人。老妇人盛了两碗汤,递给眼前的二人,阿修罗伸手接过,因陀罗却迟迟不动。


老妇人问道:“不喝?”


因陀罗:“若是喝了这汤,会怎样?”


老妇人:“喝下我这碗孟婆汤,你便会忘记所有前尘往事,包括你爱的人和你所有的记忆。”


因陀罗:“我若是不喝,又会怎样?”


孟婆道:“若是你想来生再见今生最爱,可以不喝孟婆汤,那便须跳入忘川河,在污浊的波涛之中,为铜蛇铁狗咬噬,受孤魂野鬼折磨,忍耐上千年的痛苦,不得解脱。千年之后,若你心念不灭,还能记得前生往事,便可投胎重入人间,去寻前生最爱的人。”


闻言,阿修罗把手中的汤还给了孟婆,他说,我不喝。


“我愿意保留今生的记忆,跳进忘川河水,被铜蛇铁狗咬噬也罢,受尽千年折磨也罢,只要我不忘记他,来生能再遇见他,可以陪在他身边便足矣。”


“我想说的话,”因陀罗看了一眼阿修罗,眼中闪现坚定的光芒,“和他一样。”


孟婆打量过他二人的神情后,心下了然,侧身让出了一条通往忘川的道路:“两位请吧。”


“谢谢您。”阿修罗礼貌地朝孟婆笑了笑。然后他解下自己的腰带,把它绑在自己和因陀罗的腰间,用腰带将他两人紧紧地束在了一起。


“哥哥,你一定要抓紧我,别被河水冲走了啊。”
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
语毕,阿修罗抱紧因陀罗,朝着忘川纵身一跃——


然后因陀罗的声音响起,回荡在了忘川河畔。


“谢谢你,阿修罗。”

评论

热度(40)

  1. 宇智波猫佑草莓仙子*一见威总误终身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Voc轻语草莓仙子*一见威总误终身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半夜吸天启!终于又吃到天启投喂的小糖糖【?】了,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