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oc轻语

闭关

一生一世

我是文废,不会也写文,没啥情节。有奖问答请听题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既然这一世你选择了柑奈,那么我就诅咒我们两个生生世世,相互纠缠,直到死去。

 

宇智波斑一生许过三个愿望。一是希望忍者世界实现和平;二是希望自己最后的弟弟宇智波泉奈能平安活下去;三是和自己最爱的人一生一世在一起。但是一个也没实现。

 

“喂,你这小孩怎么又来了?”宇智波斑披着黑色的羽织很随意地坐在廊间,他冲着院子里在樱花树下逗猫的女孩喊。那女孩其实也不小了,看着大约也得十六七岁,白发红瞳,笑起来甜甜的,就像春天里新鲜的草莓。千手柱间立马给斑倒上酒笑道:“你不喜欢,我以后不带她来就是了,啊哈哈哈哈......”那女孩本来还哼着什么“猫和你都想了解”的奇怪的歌,听了这话立马放下了猫,转过身来和柱间笑嘻嘻地说:“斑才不会讨厌我!”木叶的人,除了柱间扉间和那女孩,没有人不敢不称斑一声“斑大人”。女孩再微微一转头,对斑问道:“对吧,斑?”斑眯着眼有些无奈地笑起来:“是是是!这小丫头。”女孩一听“小丫头”这三个字还不依不饶了:“一会‘小丫头’,一会‘这小孩’,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,摆出一副略微思索的样子说道:“我还真不清楚你叫什么,我就知道你是千手桃华的最小的妹妹,柱间总是喊你‘小草莓’,我也就只记住了这个绰号。”小草莓没有再回答,冲着柱间摆出一个大大的笑脸,然后继续逗猫去了。

 

斑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,然后呆呆地望着樱花树,小口小口抿着酒,他知道柱间在看他,但是他并不回头,略略压低声音问:“今天来有什么事吗?”“啊哈哈哈哈哈......”斑知道柱间心里有事,但是又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,自己就先尴尬地笑了。笑了一会,柱间声音慢慢冷了下来:“斑,你考虑过结婚的事吗?”斑感觉自己的心猛地跳了一下。没办法,就算是心里素质再好的忍者,就算他是宇智波斑,面对喜欢的人说这种话,也很难没有心神恍惚的一瞬。不过就算是心里惊了一下,也面不改色。他依然没有转过头,任凭眼神放空,声线十分平稳:“没有喜欢的女人。”柱间没有答话,斑知道这不算个明确的答复,在这个时代,为了利益而结婚联姻之类的事也是极为常见的,没有喜欢的女人不代表不会结婚。两人之间一阵沉默,柱间还在盯着斑,而斑也不看他,自顾自喝完杯中酒,再低头倒上一杯,继续看着樱花:“所以暂时没有打算结婚。”斑对别人严厉,对自己更苛刻,他一定要和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,除此以外,任何人,或者是为了任何原因,都不行。他和其他宇智波一样,爱就爱得刻骨铭心,永不改变。他认为战争可以停止,和平可以实现,他能做到很多事,唯有一件事做不到——和心爱的人厮守一生一世。因为这个人是千手柱间,是他的朋友,木叶的火影。柱间以后的老婆会是什么样子呢?是像樱花一样温柔美丽的,还是像他的助手桃华那样知性理智的,抑或是和他自己性格差不多乐观开朗那种?柱间又开始回忆过去絮叨了:“我记得斑你小时候说过,喜欢长发飘飘,又黑又直的那个类型。我觉得日向家大多是那个样子的,不知道你会不会中意。不过话说回来,宇智波族里也有很多直发的美女,我可是经常看见啊!对了,其实我们千手族里也有,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下,我觉得千手家的人大多数都很开朗,跟斑你很配嘛!......”柱间这家伙是来做媒的么?斑皱起眉,揉揉自己额头。以前自己确实说过喜欢长发飘飘的人,那时候柱间还是个西瓜头,自己经常嘲笑他老土,然后柱间就开始留了长发。呵,可是......他又怎么会喜欢自己呢?柱间曾经说过,以后他喜欢的人,无论是天涯海角也要追到,就算是音信全无也要找到,即使是碎成千万片也要重新拼凑起来,如果两个人都死了,也要合葬,这样就能死后也去一个地方,一生一世在一起。能让柱间对她这样执着的女人,将来一定很幸福吧。想到这,心里一沉,一个劲地喝酒。柱间还在耳边唠叨些什么,斑也无心再听,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遥远的天空已经是一片橙红,温暖却满是伤感,刺得斑的眼睛有些酸痛,院里浅粉色的樱花染成了淡淡的粉橘色,不知为何一树繁茂短短一天突然就变得如此稀疏,他明明一直在盯着那棵樱花树,看着花瓣飘散的,但好像看见了,又好像没看见。花瓣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,小草莓还在那,她明明还在嬉笑着,但斑却觉得格外落寞。恍然想起,已经是初夏了啊,这一树樱花竟然开到现在才落,才是不可思议,就像是这是生命里最后一年,花开的一定要格外美,格外长。怎么能这么想呢?这才开了一年啊!是去年夏天柱间亲手在这院子里种的,用了木盾促进了生长,一下从小树苗变成了茁壮的大树,然而终究是过了花季,怎么能开出花来呢。

 

“斑,斑?”柱间呼唤着,斑才回过神来,下意识看向柱间,对面立马摆出一张消沉脸,“你居然没有听我讲话......”斑皱着眉笑起来:“抱歉啊,我走神了。”自己一副消沉的样子,斑居然没凶自己?柱间马上恢复正常,一脸严肃地问:“你是不是有心事?”“没有。”“好吧,是你不愿意说吧。明天去看看夏日祭怎么样?好好放松一下。”“好啊。”斑说完就靠在墙边,眯起眼睛不动了,他有些喝醉了。

 

第二天,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,柱间才来宇智波大宅。“喂,昨天你的羽织落在我家了。”斑把柱间米白色的羽织递过去,昨天晚上在廊间醒来的时候,发现这衣服盖在自己身上,还有淡淡的草木香味。柱间笑嘻嘻地接过来:“这不是怕你着凉嘛!”“你当我是身娇体弱的姑娘吗?还会着凉。”“不敢不敢!”柱间好声好气回答着,拉着斑的胳膊往外走,“快走啦!”

 

“不是说去看夏日祭吗,怎么来这里了?”此时,柱间已经把斑带到了火影岩上。往下看如今的木叶村,灯火点点闪亮,比天上的星星还繁盛美丽,下面庆典热闹非凡,在这里看却是一片安静祥和。柱间往前走两步道:“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渐渐的,灯火开始熄灭。“怎么了,出事了么?”斑开始警觉起来。“没有没有,放心吧。”柱间转过身看着斑,而斑完全在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,没有看他,“我有个喜欢的人。”斑一滞。柱间继续说:“但是我喜欢的人似乎不喜欢我。”斑无声地笑了。柱间直直地盯着斑,但是斑的脸被头发挡着,看不见表情。柱间继续说:“我束手无策。”斑一声轻叹隐没在了黑暗里:“这可不像你啊。我记得你说过,你喜欢的人,无论是天涯海角也要追到,就算是音信全无也要找到,即使是碎成千万片也要重新拼凑起来,如果两个人都死了,也要合葬,这样就能死后也去一个地方,一生一世在一起。”“嗯,但是......来不及了。”“什么来不及了?”突然,寂静里一声轰响,柱间的侧脸被瞬间照亮。是烟花啊......村子里在放烟花。金色的,紫色的,红色的,一朵一朵,接连盛开,越来越繁密。柱间就好像站在了花海之中,他的脸庞随着烟花的盛放和凋零,在黑夜中明明暗暗闪现着,风华绝代,俊逸刚强,但是眼神里满是坚定和哀伤。斑很久没直视柱间的眼睛了,不知什么时候他居然眼神里有了这样的东西。但是不得不承认,是很美的。他想他永远忘不了,这一天,柱间背对着光的花海,亮暗之中仿佛已经到了世界的尽头,只剩下了他们两个,柱间缓慢虔诚地说:“你永远是我的天启,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

 

转眼就入了秋,斑怔怔地看着樱花树,突然想到,春夏早就过了,又怎么会开花呢。枫叶开始慢慢变红了。原来早在夏天,柱间和涡之国的公主漩涡水户就订了婚,婚礼在秋天举行,大概是枫叶正红的时候。“怎么会来不及呢,柱间?你这不是挺快的么。”他喃喃自语。如今的和平,真的是自己所期待的样子吗?彻夜研读了祖传石碑上六道仙人留下的文字,斑心事重重,无意识地就走到了南贺川。夕阳西下,斑突然想起初夏时柱间带着小草莓来宇智波大宅拜访那天,那是柱间最后一次来家里和自己共饮了吧。他仰起头,天边的云彩红如火焰,比那天傍晚更美,更能刺痛眼睛。斑不想流泪。斑没有流泪。“咚!”河边有人。走上前去,发现居然是已经几个月不见的小草莓。她一个人坐在河边扔石头,依然唱着奇怪的歌:“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......”是的,是落寞。斑望着她的背影,仿佛和那天重叠起来,走上前去,小脸上也确实是那种神情。落寞。没想到她也真的会有这种表情。“很喜欢他吧?”斑也开始凝视着水面,他觉得,她大概早就知道了,比自己知道早很多。波光粼粼,色彩漂浮,没由来地想起了夏日祭的烟花。“你不也是?心里难过吧。”小草莓没有回头看斑,她笃定斑是喜欢柱间的。“哼,怎么会呢?我是他的朋友当然是很开心地祝福他。”“还来得及,有什么想说的就去说吧......”小草莓又丢了块石头,还是毫无意外地沉到了水底,“为什么不问问他啊?”斑也捡起一块,在手心掂量着:“我有什么好问的?”已经过去多少年了?自己已经记不清了。那时候柱间教他打水漂,他回头一眼望去,就知道,没错,就是这个人了。他循着记忆,丢出那石块,没想到在水面跳了两下竟也沉了下去,便转身就走了。小草莓长叹一声,又丢出一块石头,那石头在水面蹦跳几下稳稳落在了对岸。而斑没有回头,也没有看见。

 

如果今生今世我不能到对岸,那我便愿从此以后,生生世世。

 

枫叶终于红透了,就像是用心尖的鲜血染过那样的红,美得让斑觉得有些凄凉。院子里的樱花树也突然死去。木叶村却毫无秋日的伤感,今天是初代目火影大喜的日子,锣鼓喧天,热闹非凡,比那夏日祭红火了不知多少倍。斑和平时神色一样的漠然,无喜无悲,和其他欢颜笑语的宾客一起,看着穿着黑色和服的柱间,与身着白无垢的漩涡水户,郑重地喝下代表盟誓的三百三十九杯交杯酒。不愧是千手柱间啊,不管是谁来敬酒,前来祝贺交谈,都能应对自如。在第三百三十八杯交杯酒的时候,宇智波斑转身离去。

 

他赌气在柱间面前把护额狠狠丢在地上,力气大到磕碎了一角。以示与木叶永远的决裂,走上与柱间背道而驰的道路。

 

柱间远远地望着斑的背影在远处火红的枫林中渐渐淡去消失,手里却执着半片绿叶。

 

斑从来没觉得自己的计划会失败,终结之谷,到扉间的实验室,再到细胞融合,又召唤出外道魔像,意外收获了带土。他一直坚定地认为,和平这个梦想,一定会由自己实现,柱间犯下的错误,一定会由自己纠正。他认为自己能改变世界,但是唯独没能改变自己,也没能改变柱间的心意。在地洞里已经过得不知春秋,忘却年岁。唯一知道的是,即使是他白发髫髫,垂垂老矣,他依然深爱着那个人,而那个人已是儿孙满堂,没想到却早早离开人世了。“斑,”带土有时候也会和斑聊聊天,“你有过喜欢的人吗?”斑只是看他一眼不说话。带土自顾自地说下去:“我有个喜欢的人,但是我知道她不喜欢我。虽然我已经很努力,但是她始终喜欢别人。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办呢?”斑沉默不语,在石椅上斜斜地靠着闭上眼睛。带土声音越来越小:“算了,你又没有过喜欢的人,又怎么会知道呢?”“那还有下一生,下一生完了还有下一世,生生世世,相互纠缠,总会有如愿的那天。”我又能怎样才能让你知道我的心意呢?我又怎能让你知道我的心意呢?我,又怎样才能改变你的心意呢?我始终没有答案。你已是白骨累累。我坚定着相信来世,我又不相信来世。你坦坦荡荡,视我为挚友,我要经几世轮回才能求来一世相守?

 

“战友的交杯酒吗......”周围一片空白,宇智波斑只知道自己又死去了,自认为死后的世界不应是这样。面前突然显现出一个老人,身着白袍,悬在空中盘腿而坐。“六道仙人吗?”“没错,前生后世的故事,大概你在人道也听到了。”斑皱紧了眉不回答。六道仙人从袖口抽出一个细长的小盒子,递向斑:“很久以前,有个女孩,告诉我,她寻遍五道找到我,让我把这个交给你,说是在千手柱间合葬的墓里,唯一的一样东西,你看了就会明白。”斑接过那个木盒,上面居然刻着千手和宇智波两族的家徽,交叠在一起。他觉得心跳的厉害,虽然明知道自己已经死了,不可能心脏还在跳了,但那种感觉还是难以抑制,颤抖着打开了盒子,里面是缺了一角的护额和半片绿叶。那绿叶上有半个洞。

 

不敢直视的眼睛,想说却没能说出的话,第三百三十九杯醉倒的酒,放不下的护额,拼凑不回来的叶子,至死找不回的人,一生一世的合葬。

 

是谁,不明白谁的心意?

 

“你知道他在哪吗?”眼里大概有什么在闪动。

“这里是六道的入口,你们不能再入人道,其他在哪道都有可能。”

“好,谢谢你了。”

 

不管前世因陀罗阿修罗怎样,后世鸣人佐助结局如何。今生今世,只是千手柱间,只是宇智波斑,只求这一生一世,自此以后,再不分离。

 

那么这次换做我去找你了,柱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问:小草莓唱的歌是什么?

谁答对了金克拉就给他。

评论(8)

热度(34)

  1. 草莓仙子*一见威总误终身Voc轻语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个轻语真是太可爱了😂我看的很开心,谢谢你了😘